最严民间“禁狗令”全面禁狗 一刀切缺少法律底气

更新时间:2021-06-25 08:00:15 作者:郝名久 阅读:8897

“7月11日后,要彻底将宠物及犬类清除出社区,无论有无养犬证。”

今年6月底、7月初,河北省石家庄市多个小区的物业联合社区治保会,相继贴出这一史上最严“禁狗令”。一时之间,狗患问题再次成为议论和关注的焦点,“禁”、“养”之争甚嚣尘上。但随后,几个小区内再鲜有人在室外遛狗。

两个月过去了,记者再次走访几个小区,没有看到之前明显的通告与条幅,而早晚已难在小区内看到遛狗的居民,但却也发现有人悄悄抱着小狗向小区外匆忙走去。显然,这史上最严“禁狗令”成效斐然。不过,不少居民、法律工作者与公安部门却表示,想要根绝狗患,单靠这民间“禁狗令”恐难实现。

全面禁狗几家欢喜几家忧

“小区禁狗令,忍痛1000元转让8个月大爱犬金毛。有狗证,驱虫、疫苗、狂犬全部注射了,从小吃狗粮,基本口令都懂,希望能好好对它,十分感谢!”今年8月底,家住河北省石家庄市金谈固家园小区的彭先生在网上依依不舍地发出售狗信息,“尽管小区里还有不少养狗业主在观望,但我实在心疼自家狗狗每天都憋在屋里,还不如让别人来养。”

6月30日,上班归来的彭先生在单元门口看到了张贴的“禁狗令”:7月10日前自行将所养宠物处理完毕,否则后果自负。措辞严厉的通告让他错愕不已,家中刚养了半年多的金毛犬到底应该何去何从?

经与物业沟通,彭先生得知,诸多小区居民不断投诉小区内狗患问题,为了保护小区住户安全与公共环境卫生,物业公司与社区居委会、治保会协商制定出台了该“禁狗”通告。“11日起真的会采取强制措施,将小区内剩余的狗送往流浪狗收容中心”,听到物业的这个表态,彭先生连忙告诉家人将金毛关在屋里,不要再外出遛狗。

随后,小区内醒目位置悬挂起诸多条幅,“狗患危害大,根治靠大家”、“民愿清宠,绝无通融”等标语随处可见。7月11日起,金谈固小区物业公司组织保安与治安联防队员组成捕狗队在小区内进行巡视。

同样的“禁狗令”与清查行动也出现在同一社区的嘉和城小区、瑞城小区、谈固新村等小区。

尽管彭先生“服从”通告要求,不再让爱犬跑到室外,但他心里还是有怨气:我有狗证合法合理,凭什么不让我养啊?

在记者的走访中,也有不少居民支持“禁狗令”。家住嘉和城小区的林女士告诉记者,去年夏天一条大狗在小区追逐7岁的女儿,把孩子吓哭了,她踹了狗一脚,狗的主人不乐意,两人争吵起来,虽然现在不愉快早已过去了,但再见面总有些尴尬,“养狗实在影响邻里和气”。

上了岁数的宋阿姨说,自己与老伴岁数大怕吵闹,可邻居小两口养着两只狗,不论是中午休息还是晚上睡觉,都会听到狗吠,太影响休息了。同时,她还总是在小区电梯和绿化带里看到粪便,“养猫养狗又脏又吵,早就该彻底治理了,不养最好。”宋阿姨说。

在记者的随机采访中,多数居民赞成全面“禁狗”,少数不赞成,但总体的规律是:养狗的居民都舍不得自己的爱犬,心里不服气;不养狗的居民无法容忍不文明养狗行为,对“禁狗令”纷纷点赞,同时也有居民认为养狗是一种自愿行为,如果强制把狗处置掉,特别是把一些有饲养证的狗也处理掉,未免太不人性化。

几家欢喜几家忧的背后,实际上是小区居民围绕公共环境中“文明养狗”的争议。

情非得已一刀切确有苦衷

在金谈固家园小区,发出“禁狗令”的是谈固社区治保会和石家庄市祥恒保洁服务公司。作为本次民间“禁狗令”发起人之一,祥恒保洁服务公司一位刘姓负责人表示,小区“禁狗令”是根据广大居民反映强烈的狗患问题,联合社区治保会一同制定的新规,目的就是还社区一个文明、洁净、和谐、优美的居住环境。

记者在祥恒保洁服务公司看到一份7月6日社区内部的《金谈固报》,头版头条就是《狗患成灾 万民齐唤“禁狗令”》,编者按写道:“为了使狗患顽疾彻底解决,社区在发出《通知》之后即成立了专门的清理整顿班子,7月11日后,要彻底将宠物及犬类清除出社区,不留后患!”

这位负责人介绍,金谈固家园是一个大型小区,有居民7000多户、两万余人。在未治理狗患前,每天早晚小区里遛狗者比比皆是,足足有百十来条大中小型各种犬只,多数都没有办狗证。狗随地大小便、不拴狗链冲撞行人甚至伤人、狗叫扰民等时有发生。早在2012年,物业就贴通知治理狗患,可效果甚微。在居民的呼声下,今年才下大力度彻底整治狗患。

“禁令有些绝对,但没办法,狗乱跑、乱叫、乱排便,我们受够了!”前来办事的小区居民张女士对祥恒保洁服务公司的说法予以肯定,“很多养狗人素质太差了,你和他讲道理他就蛮不讲理,再说不管有证没证,狗都一样拉屎一样咬人,不一刀切真是没办法!”

“不把大家逼急了,小区不会这么搞!这是民之愿、民之呼!”张女士说,7月11日当天,很多自发行动起来的居民站在烈日下,与捕狗队员一起行动,密切关注着小区内的动静,他们认为这是在捍卫广大居民的居住环境。

“最多时差不多近200条狗同时在小区内出没,我们天天接投诉,天天沟通交涉,磨破嘴皮子都不起作用,真的疲于应付。”瑞城花园小区物业石家庄惠德保洁服务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也说,由于狗患引发越来越多的邻里矛盾,还令小区卫生糟糕透顶,这才逼出了史上最严“禁狗令”。

记者来到石家庄市长安区谈固社区居民委员会,一位工作人员解释,因为很多居民投诉犬类伤人、污染小区环境、扰民,居委会才会禁止饲养一切宠物,而且给居民留出了10天时间来安置宠物。同时,谈固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还表示,由于办狗证需要在居委会领取《居民养犬义务保证书》,辖区内大部分宠物犬没有签署过该保证书。

石家庄市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管理处主任医师刘君卿告诉记者,夏、秋两季是狂犬病的高发阶段,今年4月至7月,每天新打狂犬疫苗的病人平均高达60人,最高的一天竟达到75人。95%的狂犬病毒都是在狗的身上,因此需要大家科学文明养狗。他表示,对宠物狗一刀切,确实值得商榷,但从预防狂犬病角度来看,这种做法也是不无裨益的。

狗的背后是主人,狗患的本质是“人患”,养狗折射出公民在个人修养、公共意识和法制观念上存在的问题。民间史上最严“禁狗令”的出台,是对不文明养狗的无奈反击,更是对立法建设和管理机制的呼吁。

现行条例亟须补漏修条款

面对史上最严的“禁狗令”和一系列清查行动,几个小区的养犬居民大多在回避中观望。“不知别人怎么样,反正我在等。”一位已把犬只送到亲戚家的养犬居民说,他不信这禁令能持久,“这禁令本就与相关法规相违背,过了这阵风他们一定会松懈。”

尽管发出了“霸气”的通告,不少物业公司却向记者表达了担忧,毕竟他们不具备执法权力,“上门清狗,将宠物送到流浪动物收容所”,这样的言辞具有较强的威慑力,但在具体实施上却存在操作难题。一位保安向记者坦言:“真要从业主手里夺狗,我们心里多少有些没底,要是碰上特别强硬的业主,我们也比较难办,引发其他问题更难处理。”

更有律师指出,物业的这种做法涉嫌违法。律师康君元就表示,小区的物业公司只是一个民事主体,它在服务居民的过程中,出于还居民一个安静环境的初衷可能是好的,但贴出“禁狗令”,则完全是在越权行使职责。狗是居民的私有财产,不管有没有办证,物业根本无权随意处置。居民在国家政策范围内饲养宠物,是法律赋予的权利,只有国家法律、法规授权的部门,才能在合法范围、使用合法程序处置。

公安机关是养犬管理工作的主管部门。“我们一直按照《石家庄市养犬管理条例》对养犬进行管理,全面禁狗的通知,在一定程度上与管理条例有冲突。”石家庄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大队长苏建忠表示,公安部门一直没有接到全面禁止养狗的相关通知,辖区派出所已经与“禁狗令”通知的制订方进行了协调沟通。

《石家庄市养犬管理条例》自2008年8月1日起正式实施,其第5条对市区犬类管理作了职责划分,涉及公安、城管、畜牧、卫生、工商五部门,还规定居委会或村委会协助管理。尽管职能部门很多,但在实际管理中却因缺乏衔接而呈现各自为战状态。

按照该管理条例,畜牧部门负责给狗打防疫针和发免疫证,公安部门负责给狗发准养证,但如果养狗者不打防疫针,畜牧部门也没有行使强制措施的权力,而公安部门见不到免疫证,就不能给狗发证;二环内为重点管理区,公安部门可对非法狗市等单独行动,二环外为一般管理区,则必须由工商部门先出面……

“职责划分比较僵化,缺乏统一调配和衔接,给执法带来很大难度。”苏建忠说,“尽管公安机关是养犬管理工作的主管部门,但在实际工作中让公安部门去协调城管、工商等其他平级部门是不合适也不现实的。”

“截至目前,市区办理犬只准养手续的有16000多户,而市区究竟有多少只狗,现阶段还没办法统计清楚。”石家庄市公安局治安大队中队长常虹说,因不文明养犬行为所导致的扰民事件呈逐年上升之势,“公安部门人力有限,除了集中行动,只能是发现一起处理一起,在治理上显得疲于应付。”

“从根本上治理狗患,还应推动省级层面的立法工作。”河北省人大代表马印龙在今年牵头提出加强养犬管理立法议案。他认为,当前各地大都靠地方政府制定的条例,普遍存在设计有漏洞、操作性不强、涵盖不广、条文不明确等问题,建议通过省级层面立法在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建立养犬管理协调工作机构。(见习记者周宵鹏)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